内容标题36

  • <tr id='FZD0ai'><strong id='FZD0ai'></strong><small id='FZD0ai'></small><button id='FZD0ai'></button><li id='FZD0ai'><noscript id='FZD0ai'><big id='FZD0ai'></big><dt id='FZD0ai'></dt></noscript></li></tr><ol id='FZD0ai'><option id='FZD0ai'><table id='FZD0ai'><blockquote id='FZD0ai'><tbody id='FZD0a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ZD0ai'></u><kbd id='FZD0ai'><kbd id='FZD0ai'></kbd></kbd>

    <code id='FZD0ai'><strong id='FZD0ai'></strong></code>

    <fieldset id='FZD0ai'></fieldset>
          <span id='FZD0ai'></span>

              <ins id='FZD0ai'></ins>
              <acronym id='FZD0ai'><em id='FZD0ai'></em><td id='FZD0ai'><div id='FZD0ai'></div></td></acronym><address id='FZD0ai'><big id='FZD0ai'><big id='FZD0ai'></big><legend id='FZD0ai'></legend></big></address>

              <i id='FZD0ai'><div id='FZD0ai'><ins id='FZD0ai'></ins></div></i>
              <i id='FZD0ai'></i>
            1. <dl id='FZD0ai'></dl>
              1. <blockquote id='FZD0ai'><q id='FZD0ai'><noscript id='FZD0ai'></noscript><dt id='FZD0a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ZD0ai'><i id='FZD0ai'></i>

                “新课程·新教材·新理念”校本研修之我思(三)

                ——新高考历史试题的变化与启示

                稽古 贯通 启新

                ——新高考历史试题的变化与启示

                我去操_我要操_我要干_我要撸_我要射_我要色妹妹_我要色色_我要插历史组 刘伟

                ?

                作为第三批高考综合改革的试点省份,江苏省明年的高考开始实行“3+1+2”模式,历史作为选择性考试科目继续由江苏省自行组织命题。尽管如此,未来江苏高考历史科目的命题在“一核四层四翼”的考查目标,关键能力的考核等方面肯定要与全国卷保持一致。因此,研究高考改革深入推进形势下的全国卷及山东等第二批实施新高考方案省份的高考试题非常有必要。教育部考试中心命题中心主任刘在《考试文集》中也谈到“凡有考试就有格式,将这些格式了熟于心,必有奇效……高考真题是命题者精雕细琢的产物……研究这些试题,就如同和试题的制作者对话”。为适应变化,指导教学,我们历史组在周组长引领下对近几年全国卷及山东等地的高考历史真题进行了认真的研究,接下来由我代表组内同仁们谈谈由高考真题的研读生发出的一些启迪与思考。

                一、新高考历史试题究竟有何变动

                关于高考历史试题的分析,我特别认可镇江历史特级教师王生的观点,那种蹭热点式的说题目体现了某种核心素养、某个时政热点的研究其实大多是空洞的废话,难道之前的高考历史题不考查唯物史观、时空观念、史料实证、历史解释、家国情怀吗?当然这并非是说核心素养不重要,而是要在以课程标准为依据,以核心素养为导向的基础上进一步提炼出适切日常教学的可操作性启示。

                今年的高考卷带给我们最大惊吓的是山东卷,以往文科考生谈及江苏卷的小论文和全国卷的第42题为代表的开放性论证题便会痛不欲生,结果大家都认为可能代表未来高考命题方向的山东卷把所有的大题都出成了小论文题。有人戏言,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量变是质变的必要准备”,但山东卷直接就质变了。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觉得不用过于担心,首先山东卷考查的基本都是主干知识,难在题目的呈现方式而已,只要在教学中关注并有意识的进行训练就可以应对,而且山东卷带来的巨大争议必定会使第三轮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省份在来年命题时注意稳中求变。不过永远不要指望降低难度,国家考试中心发表的《2020年高考历史试题评析》指出,“2020年高考历史命题坚持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突出关键能力考查,加强教考衔接和彰显教育考试公平,发挥高考的积极导向作用。”关键能力和必备知识的全面考查是大势所趋,努力提高教学水平才是正途。

                从试卷结构看,全国卷仍然是12条选择题、3条主观题的结构,山东卷则是15条选择题、4条主观题的结构。目前江苏卷结构还未公布,南通采取的是15条选择题、5条主观题的结构,接近山东卷的设置。从考点分布来看,无论是全国卷、山东卷还是江苏卷,中国史的占比渐趋提升,世界史约占1/3左右。另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是选修模块考查形式的变化,以往江苏卷是“教什么考什么”,但考过多年后就出现命题的空间日趋狭窄的状况,逐渐变成考的改革和人物是教过的,但考的内容与教材的依存极少关联的状况,如今年江苏卷考明治维新时期京滨铁路的修建和康熙帝整饬吏治的情况,这已经几乎类似于全国卷的“教什么不考什么”的脱离教材模式了。山东卷则取消选做题,把选修融入必修,以选择题的形式考查选修模块,值得我们引起重视。命题材料选取方面,江苏卷和全国卷跟以往变化不大,以文字材料为主,只有2-3题采用图片表格类材料,但山东卷有较大变化,19道试题,地图就出现了5幅,数据分析图表2个,年表式表格2个,第18题甚至选用的是“一个村支书的工作笔记”,真正体现了“新材料、新情境、新问题”。不过在先前的教学中我们已经预见到了这种趋势,并在日常教学中进行了训练。四校联考中,我们就命制了以詹天佑年表为材料的主观题,跟山东卷第17题的材料呈现方式以及问题设计几乎一致。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变化是今年史学理论、史学研究方法类试题的全面回归,史学理论、史学研究方法所考查的关键能力与新课标倡导的历史学科核心素养契合度高、对接点多,在新旧课标衔接过渡的背景下,很可能将逐渐走向常态化,成为选择题乃至主观题命题的必备题型。

                今年江苏卷在选择题的命制上一改从前很多题目几乎不用看材料,只需看选项就可以选出正确答案的状态,减少设置思维含量较低的弱干扰选项,四个选项基本都与材料信息紧密相连,考生必须在全面解读材料信息的基础上才能作出正确判断,而这就是典型的全国卷风格。江苏卷在主观题方面,必修部分三题变动不大,主要变动在于一改中国当代史基本不考主观题的传统,考查了新中国成立后积极实施对外开放的历史,选修部分有往全国卷靠拢的倾向,熟悉的改革和人物但却是陌生的史实史料,以此考查学生分析和理解改革以及评析历史人物的史学研究方法。

                当然,对高考题的分析可以使我们预测命题规律,指导教学,但不要本末倒置,迷信预测,闹出分析ABCD选项分布的笑话出来。因为,高考命题是有一定的随机性的,不同的命题人,带入封闭基地的史料的不同都会影响试题的呈现。所以,严格落实课程标准,以学科核心素养为导向,夯实必备知识,培育关键能力,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正途。

                二、新课程历史教学应该如何实施

                首先我们需要抛开领袖圣人视角,单从技术层面去回答历史教学究竟要教什么这一问题。历史教学不是或者起码不只是教“历史知识点”,不只是让学生“背诵历史”,而是要帮助学生获得理性分析和客观评判历史的能力,是让学生自己去“思考历史”。

                历史教材上书写的更多的是历史知识,一堆零碎的历史材料,一些解释得当但已片段化的若干历史现象,呈现的是历史过程“是什么”,但高考考查的更多的是解释“为什么”。如果单纯的复述课本无法解决历史内容之间的断裂感与逻辑关系缺失等问题,更无法解决历史解释的多样性问题。正如杨宁一教授所说:“历史知识,主要是历史史实,而不是历史结论。前者基本上是相对稳定的,而后者的变化则相当大。角度不同,结论有多种。所以,对教科书的结论不必苦心维护。”

                鉴于此,我们在教学中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对教材知识进行创新处理,带领学生追寻历史真相,补充历史信息,丰富历史细节,让学生养成批判性思维能力和实证精神。比如教材在讲述“九品中正制”时,一上来就是只看门第不注重才学,但凡有点批判性思维能力的学生就会产生这么烂的制度怎么会出台的质疑。其实这一制度在当时恰恰是取代察举制的最佳方案。当三国鼎立,动乱不断,人口大量流动时,怎么可能察举呢?察举需要稳定的地方行政力量和地方人口。而且,该制度一开始并非只看门第,而是采取类似综合素质评价的方式进行,并在一定程度上使选官权力从地方向中央集中。丰富的历史细节和多样性的历史解释会让学生产生新鲜感、好奇心进而促进思维,激发求知欲。

                我们在教学中需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是带领学生厘清历史知识之间的逻辑关系。学生为什么怕学历史,因为总觉得背不掉。为什么背不掉,因为他背诵的是破碎零散的知识点。当我们赋予知识点意义,建构知识点之间的逻辑关系后,学生就会脱离苦海,爱上历史。高考评价体系特别强调“基础性”和“综合性”。“基础性”强调基础扎实,“综合性”强调融会贯通,强调构建整体知识网络。所以我们需要帮助学生建立起历史知识点之间的逻辑联系,并按照课标要求突出重难点,从而使每节课、每个专题、每个历史阶段都能成为有逻辑联系的整体。如全国I卷第42题“结合所学知识,就中国古代某一历史时期,自拟一个能够反映其时代特征的书名,并运用具体史实予以论证。” 如果没有融会贯通的逻辑思维能力是无法应对此种题型的。

                我们在教学中需要解决的第三个问题是注重培育学生的健全人格和理性精神。台湾历史学家张元说历史教育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清楚的头脑跟一颗善良的心。”教学中补充史料、引入不同的历史解释可以让学生认知人们对历史的叙述和认识是一种建构,这种建构可能通过新的研究发现得到修正和补充,教会学生从不同的角度或立场来看待历史问题,学会接纳和包容多元的历史诠释。习近平说得好,“我们要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审视当今世界发展趋势和面临的重大问题……用宽广视野吸收人类创造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坚持在改革中守正出新、不断超越自己,在开放中博采众长、不断完善自己。”全国Ⅰ卷考中德伙伴关系、江苏卷考对外开放、山东卷考出国留学无不体现出融会多元文化,浸润理性智慧、开放包容的家国情怀。

                王小波在《我的精神家园》里面提到,他的大学数学老师对他们说,我所教的数学你们也许一生都用不到,但我还是要教,因为这些知识是好的。历史学是一门较之数学更为无用的学科,但历史学里潜藏的求真的风骨,求美的气质,求善的坚守同样说明了历史学是一门好的学问,值得我们带领学生去不断探寻。

                名师点评:

                刘伟老师在认真研读了2020年的全国卷、山东卷和江苏卷的基础上,结合“坚持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突出关键能力考查”的命题理念,认为未来江苏历史试卷将是稳中求变。考查的内容将依然是主干知识,强调考查学生的核心素养。我们在教学中要培养学生理性分析和客观评判历史的能力,让学生自己去“思考历史”。要培养学生的批判思维能力和实证精神,使学生具有初步史学意识,在求真、求实中完善人格、探求学问。报告具有较强的前瞻性和指导性。(我去操_我要操_我要干_我要撸_我要射_我要色妹妹_我要色色_我要插历史教研组长 周广东)

                ?